徐绍史谈死亡税率:不必过分解读 企业练好内功

来源:中宏网时间:2017-01-10 11:20:05

  中宏网1月10日电 今天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徐绍史介绍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有记者提问“死亡税率”问题,徐绍史回应称,曹德旺是一些个案具有它的特殊性,不必过分解读。既要看到绝对的成本,也要看到相对的成本;既要看个案,也要看总体;既要看成本竞争力的指数,也要看构成指数的具体数值。

  但徐绍史同时也表示,发改委也非常关注这些企业的诉求,通过简政放权、减税降费来降低企业的成本。

  徐绍史最后建议,企业在经济下行情况下,在注意用好国家政策的同时,练好内功,加强管理,努力降本增效,这样双方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企业成本下降就会取得更快地进展。

  记者:

  我想请教一下您,对于2016年的中国经济来说,可能“涨”这个字是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在2016年的年末,随着曹德旺的一段访谈,我们国家企业的税负在朋友圈里一直看涨到了“死亡税率”,这种舆论的背后实际反映了一线实业家的一些担忧,乃至整个社会的焦虑。同时我们也看到,另一方面其实中央对降成本这项工作非常重视,2016年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来降税清费,请教徐主任的是,在中央的政策和一线实业家的获得感之间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导致了这样现象的出现?谢谢。

  徐绍史:

  谢谢你的提问,最近这个话题挺热,制造业的成本、企业的税负议论也很多。曹德旺董事长,可能还不止他一个,另外还有些企业也反映了一些制度性交易成本的问题。我感到,一些个案具有它的特殊性,不必过分解读。当然我也注意到,财政部、税务总局分别从税制改革和税负构成的角度作了分析和回应。他们的结论是,我们国家宏观税负的水平总体上并不高,他们两个部委的分析非常重要。我想,这个问题是不是能从更多的角度来看,比如说,既要看到绝对的成本,也要看到相对的成本;既要看个案,也要看总体;既要看成本竞争力的指数,也要看构成指数的具体数值,总成本当中还有分项研究和分析,这需要做客观科学的分析来比较,全面考虑上述这些因素。

  我也总体上赞同,与财政部和税务总局持有相同的看法。我依然相信,我们国家的市场还是很有竞争力的,依然是外资最佳投资国之一。同时,我们也非常关注这些企业的诉求,我们通过简政放权、减税降费来降低企业的成本,应该说去年一年还是取得了积极的成效。12月份的数据我手里还没有,1—11月份全国规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收入当中的成本同比下降了0.14元,主营业务收入的利润率同比提高了0.26个百分点,这很说明问题。我大体算了算,去年我们在降低企业成本方面大数大概1万亿左右。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减税降费。减税,大家都知道我们去年开始全面推进“营改增”,2016年能够为企业减少税负大数是5000亿,涉企收费通过我们去年清理,特别是进出口环节的涉企收费,银行卡刷卡的收费定价机制等等,银行卡刷卡是收商家钱的,不是收消费者的钱,涉企收费大概减少了560亿。这样减税降费共有5500亿。

  二是企业用能成本大数减少了2000亿,用能一个是电,通过电煤价格联动,输配电价的改革,鼓励电力直接交易,完善两部制电价等等,这个大数是1000亿。另外,去年我们降低了非居民用气的天然气价格,这样企业用气的成本也减少了1000亿。

  三是利息负担下降。去年1—11月份大数利息减少了787亿。

  四是物流成本,我们通过航道疏通、枢纽互通、江海联通、关检直通四大畅通工程,公路甩挂运输、无车承运人等措施,整个物流成本降低了350亿左右。还有一个项目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我现在也算不出来,我最近也关注到有一家很大的企业,说它的涉企收费和制度性交易成本很高,我们正在跟企业配合,来很好地调查。我们去年全年取消了13项行政审批,指定地方实施行政审批的取消了152项,职业资格行政许可取消了222项,清理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192项,实施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查处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案件等,制度性交易成本实际上也有所下降。我们通过一个大数据的分析,网民对降成本的总体评价还是正面的,他们认为“三去一降一补”里面降成本的积极效应正在显现。我想,我们会进一步关注企业的诉求,进一步完善政策,简政放权、降税减费,进一步减轻企业的负担。但是我也建议企业在现在经济下行情况下,在注意用好国家政策的同时,练好内功,加强管理,努力降本增效,这样双方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企业成本下降就会取得更快地进展。谢谢。

责任编辑:刘延清
上一篇:徐绍史:预计2016年全年中国GDP增速6.7%左右
下一篇:徐绍史:中国经济“塌方式”下滑等预言会落空

信用中国

  • 信用信息
  • 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
  • 网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