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以中国智慧激扬知识产权国际秩序新动能

来源:中宏网时间:2018-06-06 11:09:47

timg (4).jpg

  中宏网北京6月6日电(记者王镜榕)10年前的6月5日,《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实施,知识产权工作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10年耕耘,国家知识产权局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达135.6万件,仅次于美国和日本;通过《专利合作条约》途径提交的国际专利申请达5.1万件,排名全球第二;受理商标注册申请574.8万件,同比增长超5成。

  积极应对国际知识产权制度变革新态势

  6月5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原校长、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名誉会长吴东汉在中央财经大学就《创新发展与知识产权》发表演讲。

  在吴东汉看来,当前,知识产权的国际格局已经发生变化,以中国、印度、巴西等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和科技发展水平迅速提高,纷纷把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作为创新发展的基本方略,改变了知识产权国际秩序的动力结构。

  吴东汉表示,进入新世纪以来,世界贸易组织各缔约方对知识产权利益的协调和分享提出了新要求,围绕《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进行的国际磋商以及绕过这一协定的双边机制,使得国际知识产权制度出现了新的变革态势,需要我们积极研究和应对。

  吴东汉强调,世界贸易组织成立后,知识产权争端绝大多数是通过双边、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加以解决的,但近年来开始出现通过单边制裁来处理双边知识产权争端的现象。比如,美国依据其国内法,启动针对作为贸易对手国家的“301调查”、针对进入美国市场企业的“377调查”、针对外国电商和实体市场的“恶名市场调查”。

  吴东汉表示,面对国际形势的深刻复杂变化,我们必须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推动知识产权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规则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一方面,我们必须继续坚持发展中国家立场,代表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参与知识产权国际秩序构建。另一方面,也要看到我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知识产权大国,我们应从国际规则的被动接受者转变为有影响力的积极参与者。在知识产权国际规则制定中提出更多中国方案、贡献更多中国智慧;促进南北对话和南南合作,推动国际体制适当转换。当前,可以利用国际组织、国际论坛来促进体制转换。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高质量发展必然要求

  “从重新组建国家知识产权局,到正在修订的专利法中引入惩罚性赔偿措施,再到建立多个知识产权保护中心,”人民日报评论员张凡日前撰文强调,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措施不断加码,力度不断加大,释放保护知识产权的强烈决心与信心,赋予创新发展之舟更加强大的远航动力。

  “过去十年,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国政府在改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方面卓有成效的努力。”近期,在《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实施十年评估外资企业和机构座谈会上,包括高通、IBM(中国)、爱立信在内的与会外资企业和机构代表,纷纷点赞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上的努力和进步。张凡指出,与这样的评价相应的,是越来越多外资企业选择到中国解决知识产权纠纷,越来越多中国企业运用知识产权经验成功拓展国际市场。

  从2008年6月5日颁布施行《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10年来,从推动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修改完善,到成立专门的知识产权法院和知识产权法庭,再到不断深化知识产权领域改革……张凡强调,“我国在知识产权的创造、保护、运用、管理、服务上付出了巨大努力,促使市场环境和创新生态不断改善,知识产权规模和质量显著提升。”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对此,外资企业有要求,中国企业更有要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所指出的。“如今,知识产权保护已经越来越成为我国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需求。”

  “知识产权一头连着创新,一头连着市场,是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的重要桥梁和纽带。”张凡强调,相信通过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我们也可以将全社会的智慧和力量紧紧凝聚到创新发展之上,推动我们抵达更加美好的远方。

  “互联网+”催生知识产权变革新契机

  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升温,互联网领域的知识产权纠纷不断,如何化危为机,促进知识产权制度变革与新生?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杜颖教授在“‘互联网+’新型法律问题解析”的主题演讲中指出,“互联网+”是创新创新2.0下的互联网发展新业态,具有跨界、连接、开放、平台、创新等五大特质。“互联网+”环境下,存在着技术日新月异与法律滞后性矛盾突出、虚拟世界的治理方式与现实世界的治理方式诉求不同、利益格局愈加复杂化、新技术需要新制度等法律问题。同时,跨界、连接与开放中的知识产权问题、平台的知识产权问题、新技术的知识产权问题等都给知识产权的保护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杜颖曾在三个方面阐述了当前互联网知识产权司法保护领域所面临的困境:

  其一,案件事实的技术复杂性;其二,案件结果的产业利益攸关性和公共利益影响性;其三,司法的能动性与谦抑性。

  杜颖强调,随着互联网等新技术的不断发展,知识产权领域的新情况、新问题不断涌现。立法滞后性将这些问题交由司法来回答。司法是固守立法规定采取谦抑态度,还是充分发挥自由裁量采取能动创新态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进行立法突破,都是极其难以拿捏的微妙问题。

  如果说“互联网+”正在重构着国人的新商业生态、文明乃至商业思维,那么,在此进程中,也必然呼唤乃至推动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在内的有关法律制度与体系的完善。杜颖强调,“解决所有上述问题都必须立足于中国现状、中国需求,解决中国问题,走中国道路,然后向世界贡献中国经验。当然,也要有兼容并蓄、开放创新的胆识和胸怀,积极借鉴先进的域外经验。在我看来,从指导思想上,一定要处理好中体西用、尊重历史延续性与开拓创新发展之间的关系。”

责任编辑:王镜榕
上一篇:普京连任首访华诚意频传 中俄协力共赢新时代
下一篇:尹中立:完善退市制度将加速壳公司贬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