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吉耀:世界仍处在消除金融危机后的后遗症阶段

来源:中宏网时间:2017-11-27 11:06:40

201711271107136956.png

  中宏网北京11月27日电(记者王镜榕)“有人讲危机总是有过程,不能总在危机当中,我觉得至少目前我们还处在后金融危机时代,”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毕吉耀认为,“金融危机以后的新常态的判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都与此有关,我们现在仍处在一个消除金融危机后的后遗症阶段。”

  美国次贷金融危机的很多影响还没有消除

  毕吉耀认为,美国次贷金融危机的很多影响还没有消除,还在持续。“以中国为例,2007年之前我们的集团项目顺差占GDP比重高达2%,我们应对它的话,就是应对金融危机一揽子计划,包括十大产业的调整。”那么这个政策下去以后,其结果我们知道短期内宏观经济下行有所回升,但是后期影响非常严重,目前我们出现了产能的过剩,地方债务高起,M2的比重是GDP的两倍,企业负债率高升都与这个有关。那么其他国家怎么样?我们知道国际上美国、欧洲主要是,除了财政救援以外,最主要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美国经济是不是复苏了呢?我们知道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下来,美国正在复苏,美国连创新高,最近还在上涨,我们没有仔细研究之间的因果关系。但是我想下一步美国现在经济增长速度是支撑不了这个模式的,还要面临刺激政策带来的后续调整,所以说金融危机没过。

  建立现代经济体系着力点在实体经济

  毕吉耀还从三个方面反思了这场危机的深刻教训。第一个,金融不能够脱离实体经济,自我循环,自我膨胀。“如果你脱离实际经济,迟早最后就是这个结果,我想这个教训,我们中国宏观经济专家和政府都是非常清楚的。”毕吉耀强调,“十九大”进一步指出建立现代经济体系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所以我们要严控这个杠杆上阵,稳定金融资产。并指出,“这一点我们都吸取到了,我们是认识最清楚的,所以我们现在严控金融风险,把发展经济作为一个根基。”

  毕吉耀特别强调,为什么这么讲?实际上希望全球性金融危机是从美国的次贷危机引起来的,所谓次贷危机在2007年以前,在美国房地产价格上涨的时候,那些没有完全符合条件贷款买房子的人是没有条件来买房子的,因为抵押品的价值在上涨,但是金融机构也不傻,这些人的还款能力是有限的,只是说在房价上涨的情况下,银行收回来不会亏损,所以它就变成的MBS,MBS还不够,还得CDU,后来很多投资者都害怕,所以还是信用违约置换,实际上就是保险。其结果就是说在这个房贷上面来的金融科技的创新,到了后面完全投机性质,和实际的购买房子行为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房子一旦逆转以后,抵押品价值受损,整个底层价格暴跌以后,所有金融资产全部塌陷,金融机构破产。金融机构破产对实体经济部门就没有贷款,所以实体经济部门流动性紧缩,马上衰退、失业,这就是金融危机。

  金融危机面前,不能教条的看待政府与市场关系

  “如果说前面金融和实体之间的失衡没有控制住,风险演变为危机了,这个时候不要去讲所谓的道德风险,这个时候系统性的风险,系统性重要的机构,政府必须要它剥离出来,”毕吉耀强调,至于以后怎么惩处这些人那是另外的事情,“所以守住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我们意识到了,个别机构的问题不能拿纳税人的钱救,但是他一旦把这个体系拖到崩溃边缘的时候,花多少钱都得救。”

  毕吉耀分析指出,对于那可能引发系统性危机的金融机构要不要救?这是非常尖锐的问题。美国号称法制国家,号称自由市场经济国家,大家也知道,实际上金融危机从次贷危机到金融危机的标志性是雷曼兄弟的破产,在雷曼之前有其他的已经破产了,但是它们重要性没有雷曼那么大。雷曼这个公司本身它持有次贷很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不是不顾一切的投机者,后面大家也有研究,说如果当时美国政府拿一千八百亿把它救了就没有这个危机了,但是后面花了3770亿,整个金融系统钱花的更多,时间更长。当然也有说法,在金融市场投行嘛,获取高风险、高收益,不能拿纳税人的钱救。

  “我记得2008年小布什决定救的时候发表演讲说为什么要救?如果不救,你的房子要收走,这样会把我们美国民主国家整个拖垮,崩盘,所以说我们要救,这是什么逻辑?”毕吉耀认为,实际上这个问题不能教条的看这个事情,所谓的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美国这种体系我觉得是非常有问题的,如果仅仅说这问题是影响了美国自身好也无所谓,但是你有很大的外溢性。

  金融危机的有效应对仍是未尽课题

  毕吉耀认为,现在还没有认识结束,危机一旦爆发以后,究竟该如何应对?刚刚赵校长也讲了很多,我想这问题我不去展开了。我讲判断的时候也提到这个问题,各个国家现在看来好像用常规的方法,刺激政策等等,毫无疑问,不管以后只管当前,其结果是使得以后的话,你要消除前期刺激政策后遗症的时候,可能难度更大。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全球性危机有这么大影响?其实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危机远远没结束,在应对危机后遗症的问题,仍然是我们今后几年全球都要面临的问题。


责任编辑:王镜榕
上一篇:陈东琪:少挖地矿资源,多挖“脑矿”资源
下一篇:肖显静:加快构建中国特色生态哲学

信用中国

  • 信用信息
  • 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
  • 网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