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课外培训机构大多是“鸡汤+忽悠”

来源:中宏网时间:2018-03-16 14:35:25

3月16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热点问题回答记者提问。从幼儿园入托,到高等学校排名;从给学生减负,到招生改革……陈宝生回答了很多关于教育的热门话题。不仅有连珠妙语,更有对犀利问题的正面回应。

201803161610129CrBVG.jpg

  教育部部长 陈宝生    中宏网记者 张松峰 摄

  谈“大班额”问题:2018年要基本消除66人以上的超大班额

  陈宝生指出,“大班额”问题不是简单的一个教室里面放多少桌子、多少条板凳、安排多少个人的问题。“大班额”会带来三个方面的危害:一是影响学生的身心健康。大家可以想一想,人一多,乌泱乌泱的,心情肯定不好。二是影响教学质量,坐在后排的看不到板书,听不到老师授课的内容。三是有可能带来安全问题。所以“大班额”必须坚决予以解决克服、消除。

  对这个问题,教育部历来高度重视,各级政府历来高度重视,逐年治理、逐年好转。我们的目标就是2018年要基本消除66人以上的超大班额,到2020年基本消除大班额。

  谈大学排名:尊敬排名,不唯排名,重在走自己的路

  陈宝生表示,关于大学排名问题,可以讲三句话:

  第一句话,经过这十年,特别是十八大以来的发展,中国高校在世界主要排名中位次整体前移,这说明我们高等教育办学的质量和水平已经开始冲刺世界水平,我们办世界水平高等教育的第一方阵已经开始形成。

  第二句话,有101所学校在2017年上榜,这表明我们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是随着我们经济社会事业发展同向同步同质量提高的。我们走向世界教育核心竞争力显著增强。

  第三句话,对这些排名、这些评比,你可以去看它,去参考它,但是你不要在乎它,它评它的,我干我的。它仅仅是提供了一种观察和分析高等教育事业发展的角度,在那个角度上,我可以去寻找差距,但是在整体发展上我们要增强自信。

  谈中小学生减负:课外培训机构大多是“鸡汤+忽悠”

  陈宝生认为,减负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一个教育问题,它是一个社会问题。

  一是从学校减,叫作从学校教学减负。

  二是校外减负。主要是规范教育秩序,治理整顿各类培训机构。

  三是考试评价减负。考试评价减负就是要改变评价方式,完善学业考试办法,建立素质综合评价制度,不允许以分数高低对学生排名,不允许炒作高考状元。

  四是老师教学减负。老师要按照大纲足额授课,绝不允许课上不讲课下讲、课上少讲课后讲,甚至鼓励引导学生参加培训。

  五是家长和社会减负。我觉得整个社会都要提高教育素养,树立正确的成才观、成功观,这样使得我们减负工作有一个正确的思想基础。

  谈老师减负:学校要拒绝各种“表叔”“表哥”把时间还给老师

  陈宝生说,我们给学生要减轻负担,要给老师也减轻负担,现在老师负担是很重的,各种填表、各种考评、各种比赛、各种评估,压得有些老师喘不过气来。在这里我要呼吁,要把时间还给老师,学校要拒绝各种“表叔”“表哥”——拿着表来了,要填表,各种表,必要的表要填,现在是表太多了,基层把这个叫作“表叔”“表哥”。学校要拒绝它们,让老师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研究教学、备课充电、提高素质、提高质量。

  谈高校思想政治课:有些学校的思政课,像春运期间的高铁票那样一票难求

  陈宝生介绍,教育部组织了200多位思政课专家到2500多所高校进行调研,随机听了3000多堂课。这是建国以来思政课第一次拉网式、地毯式的大调研。

  这次调研对3万多名学生发了问卷,就收回的问卷来看,91%多的学生认为从思政课得到了启迪,91.8%的学生表示喜欢思政课老师。

  这3000多堂课得分都在80分以上,有些学校的思政课,像春运期间的高铁票那样一票难求。一些思政课推上网络,受到全社会的喜爱,发生了积极的影响。

  谈“双一流”建设:不影响中西部高校建设

  陈宝生指出,“双一流”建设给中西部高校打开了一扇门,在被问及“双一流建设是否会影响中西部发展”时,陈宝生表示,“双一流”建设虽然是一项非均衡大战战略,但计划是开放、持续激励的,这本身就给中西部高校打开了一扇门,只要达到条件就可以进来。

  此外,在资源配置方面,“双一流”建设在高校建设总投资里仅占2%多一点,不会影响中西部发展的政策。

  谈学前教育:正在调研幼儿立法工作,会同有关部门抓紧起草幼儿教育法

  陈宝生表示,学前教育是新时期中国教育发展最快的一个部分,也是当前中国教育最大的一块短板之一,目前,教育部正在撰写调研报告,和有关部门协调、会同来制定相关政策,制定发展规划。陈宝生还透露,教育部正在调研幼儿立法工作,会同有关部门抓紧起草幼儿教育法。

  学前教育现状是,在众多的幼儿园里面,普惠性幼儿园不足。这个问题需要破解。但是幼儿园财政的保障和成本分担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同时,保教人员数量不足,水平不高。

  陈宝生说,我们现在缺幼儿教师71万,缺保育员是76万。另外按照卫计委对今后的人口预测,2020年到达入园年龄的幼儿要增加431万,那么我们还缺29万老师,4万保育员。两部分加起来,我们缺100万教师、缺90万保育员,一共缺190万人,这就是一个大仗。

责任编辑:王明月
上一篇:习近平同出席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共商国是纪实
下一篇:陈宝生两会“关键词”:传统文化进校园 中小学生减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