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远2018:把握金融改革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方向

来源:中宏网时间:2018-03-09 17:37:36

  中宏网北京3月9日电(记者王镜榕) 针对去年周小川对中国金融风险过度乐观的情绪发出警告,以及风险管控进展及举措提问,9日上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向中外记者披露,“本次人代会最后几天,可能代表们还要就国家机构改革研究讨论,其中也包括金融监管体制进一步改革。”

003.png

  防风险使改革步伐迈得更大

  “防风险与金融改革不是对立的,而是一致的。”周小川强调,防风险是行业发展以及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重要基础。

  因此,改进监管历来也是金融改革的重要部分。在改进监管和防风险的前提下,金融领域其他改革可以走得更快,步子迈得更大。周小川指出,去年7月份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已经说明了金融改革的一些主要思路,随后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放在人民银行,这些都表明人民银行将在新的金融监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并强调,我个人体会,一是一些金融监管的空白亟待填补;二是一些金融监管规则缺陷亟待制定完善。此外,还有一些已经发生的金融机构或者准金融机构的风险需要抓紧处置,维持金融系统健康。 人民银行要牵头增强各个金融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提高协调的效率。

  “很难有一个非常简易的指标能让人一下子就看明白,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事情,必须考虑多种因素,加以判断。”谈到如何评估中国整体的债务情况,周小川告诉记者,我国债务在总量上进入了稳杠杆和逐步调降杠杆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观察不同的指标,其中有一条是央行和监管机构共同压缩了“影子银行”的业务,在压缩“影子银行”业务的同时,可能有一部分“影子银行”就回归到银行体系的表内业务,因此,你看不同的债务融资的增长速度是不一样的,甚至有些是负的,你不能拿其中一个指标,就说你看你们还在加杠杆,其实大家应该看到,现在已经进入到稳杠杆和逐步降低杠杆的阶段,这个趋势还是很明确的。

  防止新技术成为过度投机的产品

  “我们不喜欢创造一个可投机的产品,让人产生一夜暴富的幻想,这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而是强调要考虑如何服务实体经济。”谈及比特币、ICO(首次代币融资)相关问题时,周小川表示,在考虑新技术同时,要明确新技术的服务方向。

  周小川表示,数字货币不仅要给消费者和市场带来效率、低成本、安全、隐私保护,还要考虑大局,不能与现行金融秩序相冲突。并直言,比特币等产品迅速扩展会对金融稳定产生不可预测的作用。目前,数字货币在虚拟资产交易上的运用,不符合金融资产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向。

  周小川强调,央行没有认可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作为零售支付工具,目前不接受也不认可相关服务。并强调,未来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是动态的,监管取决于技术发展程度,也取决于局部测试结果和评估情况,还有待观察。

  在这个过程中,周小川认为,要保证货币政策、金融稳定政策的传导机制,同时要保护消费者。要“稳步有序研发,强调服务实体经济,降低成本,防止成为过度投机的产品。”并强调,特别是对大国经济来讲,我们一定要避免那种实质性、难以弥补的损失,所以要慎重一些。“不慎重的东西先停一停,确实可靠了再进行”。并强调,在这个过程中要经过充分的测试、局部的测试,可靠了以后,再进行推广。

  掌握金融控股公司风险防范的关键

  针对目前存在的金融控股的做法及其酝酿的金融风险,周小川强调,这些都应纳入金融控股公司的管理。并指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治理规则,目前还在初步探索之中。

  周小川指出,首先,金融是高风险行业,你必须有一定的本钱来支撑它的稳健经营。目前出现的一些金融控股的行为,使得有一些他们所控制的金融机构的资本并不真实完整,社会上存在着有一些虚假注资、循环注资的问题。因此,强调资本的真实性、资本的质量、资本的充足,这是加强金融控股公司管理的一个内容。其次,实施金融控股,其股权结构和受益所有人的结构,实际控制人的状态应该保持足够的透明度。“如果不透明的话,就容易在中间出现一些风险,出现一些违规的操作。”

  在此基础上,周小川强调,金融控股集团内部的金融机构要加强对它们的所谓关联交易的管理。一是,控股集团内部的金融机构之间可能有关联交易,也可能和他们所控股的其他非金融类的企业,也就是实体经济的企业以及海外的企业之间,都可能存在关联交易。所以,对关联交易的管理会有所加强。

  周小川强调,要保持一种稳健经营、透明度。并指出,“我认为,这可能是当前对金融控股公司进行管理和起草一些基本规范文件的起步点。当然,以后可能还会参照国际经验,结合中国的具体情况,有更深的考虑。”

  鼓励中国的金融机构走向全球

  在回应金融对外开放时,周小川首先回顾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金融改革的风雨历程并强调,中国在市场准入方面的对外开放准备很多年了,90年代后期就开始酝酿对外开放,当时有亚洲金融风波,步伐就慢了一些,随后中国加入WTO,我们希望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不巧又遇到一轮金融危机。

  “现在我们可以胆子更大一些,开放的程度更高一些。”周小川指出,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也促进了中国整个金融的对外开放。在过去的5年里,我们有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这些对外开放意味着中国在货币可兑换上迈出稳健的步伐。该研究的政策我们已经研究过了,追求时机适时推出。

  当然,除了人民币可以“走出去”以外,我们金融市场的其他方面也有重要的开放步伐。并强调,对外开放也是实体、金融机构、金融市场参与者在开放的环境中逐渐成长,逐渐在开放中体会自己的角色、发挥作用和体会国际竞争的过程.

  周小川指出,除了允许外面的机构在中国办金融业务以外,对外开放还是一个更广义的内容。其中也包括中国的金融机构走向全球。这些年,中国的金融机构在全球各个地方也设立更多的分支机构和子行,开展了越来越的业务,和其他国际的金融机构有很多很好的合作,也存在竞争的关系。

责任编辑:王镜榕
上一篇:领军2018:国企要走在高质量发展时代前列  
下一篇:“房地产稅”这个老梗 两会又成新热门 有哪些新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