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男孩”走红背后:转型之痛不应由留守儿童承担

来源:中宏网时间:2018-01-11 17:20:36

  顶着满头冰霜走进教室的“冰花男孩”、一双双被冻得开了不少裂口的小手,以及开裂小手下一张99分的试卷……1月9日,一张张击中泪点的照片在网络迅速走红,不仅引发了大家对贫困地方教育和生活问题的关注,也让留守儿童这个沉痛的话题再次成为热点。

  “冰花男孩”王福满的故事是我国留守儿童群体的缩影,他们的身上,不仅深深地刻着时代发展烙印,也不断拷问着这个社会转型之困。

20180111172108av7iS3.jpeg

  过去的40年,中国经历了经济的强劲成长,以及这种模式下举世罕见的人口流动。随之而来的除了物质生活的极度丰富,还有那些因父母在外谋生、无法举家迁徙而缺乏监护的留守儿童。固然,农民进城产生留守儿童,全世界都是如此。然而,中国特殊的城乡二元结构,让留守儿童这个问题变得更加深刻复杂。

  妇联曾经在2013年的一项研究报告中测算,有6100多万名儿童在缺少父亲或者母亲的环境中成长,占农村儿童的37.7%,占全国儿童的21.88%。根据2016年最新摸底排查,全国有902万名得不到双亲监护的留守儿童,其中36万名无人监护。2017年度《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显示,农村学校学生中,因父母均外出而无人照料的留守状态学生占近三成。巨大的数字背后是众多在家庭关爱缺失中成长的留守儿童正陷入经济发展的结构性裂缝和家庭撕裂的现实之痛。

20180111172243czeHMO.jpg

  令人忧心的是,这些留守儿童,不停地面临着身心安全的种种威胁。家庭监护缺位和安全保障缺乏导致留守儿童人身权益受侵害的问题日益突出,其中留守女童遭受性侵的案件频频发生。根据有关机构对儿童性侵害案件舆情监测发现,农村已成为儿童性侵害案件的高发地,受害人中以农村留守女童居多。此外,留守儿童溺水、交通事故等意外伤害和意外死亡事件时有发生。2015年6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了《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状况调查研究报告》,发现在之前一年,49.2%的留守儿童遭遇过意外伤害,比非留守儿童高7.9个百分点。意外伤害的发生源于留守儿童安全防范意识和知识的缺乏,但更多的是父母及监护人履责不到位。

  情感慰藉缺失、心理健康缺护,也让遭受心理创伤成为留守儿童成长风险的一个重要方面。留守儿童在心灵受到创伤之后缺乏与他人的沟通、交流,压抑情绪得不到宣泄,容易造成其心理或性格上的偏差。主要表现为儿童自卑心理加剧、性格抑郁、喜欢自我封闭、为人处事孤僻不合群,一些儿童产生憎恨、仇视的畸形心态,甚至出现暴力化倾向。而性格孤僻、脆弱、渴望亲情成为留守儿童最大的心理问题。

  不仅如此,向外流动的人潮不仅带来了留守儿童,还冲散了稳定的家庭结构,让孩子与父母之间的亲密关系正在丧失立足之地。与外出务工父母的短暂分离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一项针对河南北部农村的问卷调查显示,26.2%的农民工一年或超过一年才回家一次,29.7%的在外务工者一个月或更长时间才通过手机等通信手段与家人联系一次。由于夫妻长期分居,情感淡化,“空心村”婚外恋呈现出增高的趋势。

  留守儿童,是所有农民工家庭的心头之痛,它的悲剧意义早已不在局限于个别地域、个别群体,也不仅仅是阶段性、政策性问题。这个社会整体的结构性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社会发展转型之殇,冲击着每一个人内心最脆弱的地方。

20180111172308eUWlH8.jpg

  1991年,中国加入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就明确提出父母双方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应该“将儿童的最大利益视为主要关心的事”,儿童与家人团聚的权利成为早就立下的文明标尺。与父母团聚不能只是一种奢望。

  “目前的户籍制度所带来的进城难、落户难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分离父母和孩子的阻碍,这影响的不是少数,涉及到中国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儿童。”有专家在谈及留守儿童问题时说。

  从这个角度讲,畅通的人口流动是解决留守儿童现象的一个入手点,与父母随迁进城能够使农村儿童得到较好的照料与家庭教育,改善留守儿童因亲子分离而受到的负面心理影响。然而,在城市生活的流动儿童同样面临社会排斥和社会融合的困境。户籍制度的壁垒使得流动人口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完善、教育资源的分配使用、教育(以及高考)制度的地区协调等问题难以在短期内得以解决。城市生活的不稳定性、边缘性与社会排斥甚至会给农村儿童带来更大的成长风险。

  一个城市,今天对待流动人口特别是流动儿童的态度,很可能将决定其在若干年后在劳动力竞争特别是人才竞争中的地位。人口大规模流动带来的红利中,大城市是最大的受益者,也有足够的教育资源,理应有足够的胸怀打破制度设置的壁垒,确保每个孩子享受教育的权利。

  与此同时,加快发展农村经济,提高工业化、城镇化水平,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实现就近务工,从根本上减少留守儿童数量,在这个方面,地方政府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随着社会的发展,“留守”问题必将成为历史,但对前景抱以美好愿景时不应忽视解决“留守现状”的紧迫性。转型之痛,事关中国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这些本不应当由这些留守儿童来承担。

责任编辑:贾芳
上一篇:“焦虑”成2017年我国白领普遍职场状态
下一篇: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涉滥用行政权力已主动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