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男孩”走红背后:“寒门”如何再出“贵子”?

来源:中宏网时间:2018-01-10 16:17:27

  零下9℃、海拔2800米、花一个多小时徒步4.5公里,以至于到校时头发被冻成“冰花”……1月9日,云南省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一希望小学三年级男孩在上学路上“白了头”的故事传遍网络。这名头顶冰霜上学的男孩被称为“冰花男孩”。与这张照片一同击中网友泪点的,还有一双双被冻得开了不少裂口的小手,以及开裂小手下一张99分的试卷。

DPrS-fyqnick0541856.jpg

  “冰花男孩”的故事将当地艰苦的生活和教育条件呈现在大家眼前,让无数人为之感到心酸。大家纷纷为之献出爱心捐物捐款的同时,也为他写了不少励志诗。然而,微薄的力量或许能改变“冰花男孩”的贫困境遇,却无力改变中国城乡教育水平失衡的现状。

  几年前,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首届中国贫困地区小学校长论坛上,贵州省毕节市赫章县的校长郭昌举感慨:“我们村离县城至少差20年,县城离北京又差了50年。”另一位小学校长则羡慕地表示,北京的学生又白又胖,相比之下,他那些山里的学生都显得那么瘦小。而还有校长感叹,“城乡之间的差距已经是现实,永远无法改变。”“我们农村的孩子,从起点就输了。”话语里满是辛酸。

20180110162433EW5j4m.jpeg

  一边是实现教学自动化的城里,一边是还需要学生扛着课桌去上学的农村贫困地区;一边是由家人送到温暖大教室里的城里孩子,一边是顶着一头冰霜走进寒冷教室的穷孩子……如果说城乡差距真的是几十年,那么,这些可以算是几十年差距的真实见证。在如此大的差距面前,“再穷不能穷教育”这句话显得苍白无力。从攀爬天梯的上学路,到破败不堪的校舍……乡村学校“失血”、资源不均等的教育现状,屡屡刺痛我们的眼睛,又不容回避。

  事实上,不仅这些,近些年来,“出身越底层,上好学校越难”的趋势也在不断蔓延,农村孩子读重点大学的比例越来越低。北京大学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北大共录取本科新生4006人。其中,录取农村学生比例为19.14%。虽然与2013年的14.2%,农村学生的比例已经实现了几年连续增长,然而这一比例仍相对较低,而这其中,贫困地区学生占比就更小了。清华大学曾经公布的抽样调查显示,在获得保送资格,自主招生名额以及高考加减分优惠政策时,农村的“寒门子弟”处于劣势,城里学生所占比例超过了7成。数据背后,是寒门子弟通过高考向上层社会流动之路变得狭窄的现实。

  追根溯源,学前和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资源贫乏导致了农村孩子的“营养不良”,高中阶段优质教育过于向城里的重点中学集中,让寒门学子相比城里的孩子跨进重点大学的道路更为遥远。而另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即使迈入大学门槛,居高不下的教育成本也让不少农村家庭不堪重负,由此错失了“知识改变命运”的机会。农村孩子在教育的赛场上越来越边缘化,寒门再难出贵子。

W020180110322437551644.jpg

  培根曾这样评价教育公平的意义:“只要维持公平的教育机会,贫穷就不会变成世袭,就不会一代一代世世代代地穷。”而当寒门再难出贵子,当他们的贫困现状已经难以通过教育来扭转,“冰花男孩”带来的教育改革建言也有必要再次赋予新的意义。(作者 贾芳)

责任编辑:贾芳
上一篇:铁路部门:重大调整!春运前动车网络订餐只需提前1小...
下一篇:国家发改委、交通部等11部门联合部署春运工作

信用中国

  • 信用信息
  • 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
  • 网站文章